<address id="b1fb9"><listing id="b1fb9"><meter id="b1fb9"></meter></listing></address>

            格雷厄姆·默多克:末日警鐘:傳媒與氣候危機

            本文章(新聞)來自:SJC 發布時間:2020-06-04 08:22:08

            5月26日下午,英國拉夫堡大學文化與經濟學教授格雷厄姆·默多克(Graham Murdock,以下簡稱默多克)受武漢大學媒體發展研究中心的邀請,舉辦了題為“末日警鐘:傳媒與氣候危機”(Minutes to Midnigt : Communications and Climate Crisis)的網上學術講座(中國傳播創新論壇2020·云端對話)。默多克教授圍繞“我們是否到了一個危急關頭?傳媒機構的社會經濟組織如何促成了這個危機?我們應該怎么做?”這三個問題分享了他的思考與發現。澳門科技大學人文藝術學院助理教授章戈浩作為本次講座的主要對話人同默多克教授進行了交流。本次活動由武漢大學媒體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員肖珺主持。

            默多克教授從“末日警鐘”的故事談起。在廣島、長崎被摧毀之后,一部分參與創造原子彈的科學家開始反思,要求政府停止使用原子彈。為此,他們提出了在基督教神學中具有特殊意義的“世界末日”概念并創造了“末日警鐘”。其中,分針的走向指示著人類在核對抗方面的脆弱平衡,指針的擺動取決于國際關系的演變發展。近年,氣候危機的加速促使科學家將環境因素納入到影響分針走向的計算之中。人類為地球變暖所付出的代價愈來愈大。因此,“末日/午夜”的降臨不僅取決于核對抗關系,也取決于氣候危機的發展演變。

            從19世紀中葉開始,全球氣溫急劇上升。為什么會發生在這個時候呢?默多克教授提出,在19世紀中葉,世界正從人類世發展到資本主義時代,即對環境的干預從以人為主變成以資本為主。1980年之后,氣溫上升的趨勢尤其明顯。默多克教授認為,這里涉及三個關鍵變化。首先,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在加速,新興經濟體以煤炭為主要能源,私人汽車擁有量大幅增加。其次,20世紀70年代中期,一些成熟的資本主義經濟體經歷了資本主義的結構性危機。為了重新組織人們的消費習慣以及恢復盈利,新自由主義采取了一系列新的策略和措施,導致制度發生整體變化。最后,迅猛發展的數字媒體,由廣告為其提供資金,被宣傳為社交生活組織以及個人身份投射不可或缺的要素。數字技術成了環境惡化和氣候變化的主要因素。它是一般消費升級的主要推動力,也是稀缺資源消耗、能源使用以及垃圾制造的基礎設施及裝置的集合。材料、生產和裝配、成品運輸等環節都不可避免地影響到環境。此外,數據存儲所消耗的能量縮短了置換周期,提升了可棄性,造成越來越多的浪費(設備及包裝)。

            基于此,默多克教授進一步闡述了代際正義與地域正義。我們的后代有權利要求今天的人們做些什么來保護環境,造成二氧化碳大量排放的國家也有責任幫助受到嚴重負面影響的貧窮國家。默多克教授認為不應把自然世界看成是可以無限使用的資源,而應將其當成需要我們保護的脆弱系統。為阻止環境進一步惡化,他引述了經濟學家凱特·雷沃思的“甜甜圈”理論。即我們需要設計出一種經濟體系,其形狀類似于絲束,在外緣有一系列不可跨越的自然邊界,人類提出的任何政策,都必須考慮到其組成部分的環境影響。同時需要注意“甜甜圈”的內環,保證那些讓人類過上有尊嚴的生活所必需的資源,這也需要考慮到對地球的影響。

            隨后,默多克教授與澳門科技大學人文藝術學院章戈浩教授就“人類世與資本世”“碳資本主義”“數字互助”等話題進行了更深入的討論?,F場觀眾積極提問,與默多克教授進行了熱烈交流。

             

             

            棋牌大师下载